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木銮的博客

谈谈经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财经评论人

网易考拉推荐

温州炒煤团疯狂 板子应打在银行身上  

2005-12-31 09:23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温州炒煤团疯狂  板子应打在银行身上

/吴木銮

对温州炒房团、炒煤团的活动我历来持中立态度。如果民间资金足够多,又没有去处,这只“老虎”就会到处跑,这也符合“资本逐利“的规则。换句话说,如果没有出现温州炒煤团,也许也会出现福州炒煤团或者上海炒煤团,这几个地方民间资金都是非常丰富的。

但事实并非如此。温州“炒煤团”背后站的其实是银行。是银行让温州炒×团有了巨大的财务杠杆,于是温州人找到一个新的发财之道。温州人可以拿着十元钱,另外九十元钱由银行出,最终赚到二十元。于是百分之几百的利润当然可以让温州人驰骋天下。

1229日第一财经日报报道,央行平阳支行日前提醒辖内各金融机构,今年国家出台对不达标小煤窑实行“关、停、并”政策,使得该县炒煤资金开始出现回流迹象。这一现象对该县水头镇“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”,“银行贷款潜在风险已逐渐表面化”。

文章说,自2003年开始,平阳县水头镇掀起一股投资西部煤矿开采项目的热潮。投资资金中,来自银行的信贷资金存量曾高达40亿元。截至今年10月底,平阳县两大国有商业银行水头镇分理处个私贷款余额分别为1.3亿元和2.1亿元,其中投向煤矿开采项目的分别占70%65%以上,总计约有2.3亿元。

据了解,平阳是温州市的一个下辖县,这个以风景名盛著称的县级城市,同时也是一个对资源炒作非常狂热的城市。炒房团也有平阳人的身影。

不久前的银行业金融机构案件专项治理第七次工作会议,有关负责人就指出,目前银行业内大案要案仍然突出,银行热衷“垒大户”,信贷风险就加速集聚。温州这件事就是明证。

按理论上说,有限资金的集中,将降低经营成本、规避信贷风险、实现规模效益。但事实上,“垒大户”往往成了盲目的攀比放贷,而不是按金融市场正常的操作规则来做。许多银行业内人士都说,对大企业和大老板的放贷几乎忽略了充分的贷前调查,对大客户的贷后跟踪管理就更是流于形式。“因为谁都抢着做,迟贷了就拉不到业务了。”

从目前公开的细节来看,我们不好去说,温州炒煤团贷款中有多少的犯罪行为,但是,从相关的报道我们可以看得清清楚楚:在煤矿行业这两年利润暴涨的时代,温州的银行想分享其中的利润,因此就造就了今日的温州庞大“炒煤团”。

不幸的事发生了,第一财经日报说,温州某银行的2笔共40万元采煤贷款已形成不良贷款。央行平阳支行官员称,随着时间的推移,“这部分银行贷款风险将进一步凸现。”

经济参考报的一篇文章就说了,“垒大户就像吹气球,越吹越大,乍看摇曳多姿,可只要用针轻轻一扎,瞬间就化为碎片。”

因此,我们也顺理成章地看到温州的中瑞财团事件。本月初,温州中瑞财团拖欠市政府7.6亿元地价款事件被温州市国土局曝光。中瑞曾被称为“中国第一炒房团”。对于这样一个原来声称能够动用100亿元资金的财团,竟被区区7.6亿元的资金绊倒,主要原因还是近期中瑞被外界质疑,随即原来为中瑞资金需求“打包票”的当地建行和农行“临阵倒戈”,拒绝进一步的贷款,最终导致中瑞资金链条断裂。

    还是得再说说那句俗得不能再俗的话: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。但在巨大利益面前,银行家是否把持得住,说不清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